[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中文单机游戏下载 >

泰州“信义妻子”20年后把亡夫当年治病借款全部还完背后的故事令

[时间:2021-07-28 10:11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自主创新十强,“梅姐,我得把老宋欠您的钱还您。虽然您当时把欠条撕了,但一直在我心里挂着,已经拖了这么多年了,真不好意思……”半年前,泰州市民梅姐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她努力回想起来,发短信的正是20年前因患癌症去世的一同事的妻子。

  见面长谈后,梅姐既感动又唏嘘,20年来同事妻子带着女儿省吃俭用,日子过得异常艰辛,通过打工,一点一点地凑足了还债的钱,“当初我选择了善良,今日你坚守了诚信……这笔钱是善良、担当、坚韧的见证。”梅姐与化名为“小吉”的“信义妻子”的故事最初出现在了3月9日《泰州晚报》“坡子街”副刊里,简短的故事感动了众多读者。“小吉”到底是谁?20年的欠款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艰辛往事?

  “你们真的不要报道我,这本来就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这是我做人的本分。”在记者反复沟通下,“小吉”终于同意接受采访。3月10日,记者在泰州市姜堰区见到了“小吉”。

  “小吉”本名叫钱宏霞,今年56岁。如今在女儿女婿刚买没多久的新房里过着含饴弄孙的生活,每天帮忙带着刚满3个月的外孙女,同时照顾97岁的老父亲和90岁的老母亲。从钱宏霞如今的生活状态上看,似乎很难让人联想起她曾经的艰难生活。

  “我们娘俩在1998年下半年,跟随丈夫从河北转业回到家乡姜堰。”钱宏霞说,转业前他们一家去了北京旅游,这也是此后20年里唯一的一次旅行。

  当时才上五年级的女儿宋嘉莉还记得,为了一大早能看到升旗仪式,一家三口就找了几张报纸睡在广场地上。宋嘉莉没想到快到升旗时,广场上一下子变得人山人海,个头矮小的她淹没在人堆里,最后是爸爸将她高高举起,坐在爸爸宽厚的肩上,宋嘉莉看到了令她激动不已的升国旗景象。

  转业回乡后,丈夫宋玉书有了新的工作,家里也张罗着买新房。当时,由于家里经济不宽裕,宋玉书还向单位借了3万元周转。正当全家觉得要迎来好日子的时候,1999年年底宋玉书突然查出患上了肝癌。

  突如其来的疾病犹如晴天霹雳,为了给丈夫看病,全家把刚刚订下的新房退了,3万元借款也还给了单位。看病花光了家里积蓄,家里又不得不重新向亲朋好友借钱,可惜2000年初,宋玉书就撒手人寰,钱宏霞母女的生活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丈夫走了以后,很多借我们钱的亲朋好友都说钱别还了,是你老公借的,他去世了跟你没关系了,你把女儿带好。”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的钱宏霞心里明白,借来的这些钱也是别人辛辛苦苦挣来的,不能不还。

  “我们农村有一句话‘只有拖账的,没有赖债的’。我现在没钱,我可以打工攒钱一点点还。”钱宏霞说她有一个小本子,上面记着每一位借钱、捐钱人的名字,小到几十元、几百元,大到几千元,累计下来大概有两三万元。

  而那时,钱宏霞遭遇“下岗”,只能每天起早贪黑地去刚刚起步的模具厂里打工,收入最多时也就一千元左右,还要供女儿上学,每月只能勉强生活。她为了能多卷一片砂纸,从早上六七点钟坐在工位上,埋头连干十几个小时,为了少上厕所,尽量不喝水,实在忍不住去上厕所她都是小跑着来回。

  卷砂纸需要好几道工序,每一道几乎都要和粗糙的砂纸接触,即使有手套的保护,但长年累月地工作,钱宏霞手上的指纹早就被砂纸磨平了,小拇指也因为长时间弯曲变了形。

  “我养女儿的钱,我还债的钱都是这么一点点用砂纸卷出来的。”钱宏霞说,如果遇上厂里暂时发不出工资,那家里真是要揭不开锅了。她记得有一次厂里资金周转不灵,拖欠了3个月的工资,而就在那时女儿突然生病,要赶紧送到医院,口袋里只剩下3元钱的她无奈之下只能请求家里亲戚先垫付,等工资发了之后再还。

  “以前每天早上我会在路上顺带着买菜,有时候买个5毛钱韭菜,2毛钱豆芽,回家炒。”钱宏霞觉得最对不起的是女儿,那些年娘俩几乎没吃过荤菜,最多是每学期因为女儿考试成绩好,奖励她一个大鸡腿。

  钱宏霞记得有一次女儿突然在饭桌上问她,“妈妈,豆芽和韭菜哪个贵?” 钱宏霞很奇怪女儿为什么这么问,“哪个便宜就买哪个。”女儿答道。钱宏霞先是一愣,然后就感到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难受。

  宋嘉莉深知母亲辛苦工作攒钱,除了给她交学费,还要去还债。她读中学的时候写过一篇名为《我爱我家》的作文,写了母亲的辛苦与不易,还在末尾写道:“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帮妈妈做点家务……”钱宏霞无意中读到了这篇作文,看完之后泪如雨下。

  钱宏霞对生活不服输的精神时刻激励着女儿。懂事的宋嘉莉加倍努力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后来顺利考上了医科大学。

  女儿在外地读大学的日子,钱宏霞开销基本为零,吃喝拉撒都在工厂,为的就是少花钱、多攒钱。她甚至把自己当初住的小房子租出去,蜗居在一个没有空调的铁皮阁楼上。

  丈夫去世时,钱宏霞才三十多岁,泛黄的旧相册里还能看到她烫着头发,穿着时髦衣服的旧模样。为了赚钱养家,20年间,她省吃俭用没有买过一件新衣,穿的都是人家不要的二手衣服。她坦言如果没有债务,身上的担子会轻松不少,但良心上过不去。

  日子过得苦,钱宏霞只能把接受过的身边亲朋好友以及丈夫战友的各种帮扶默默地记在心里。日子过得稍稍能够喘口气,她便想着尽力回报。一位姓王的太婆,曾经以低廉价格把房子租给了生活困苦的钱宏霞。这件事,钱宏霞一直记着。后来太婆住进了养老院里,钱宏霞像女儿一样隔三差五就去看望她,给她做饭,打扫卫生。

  2015年,50岁的钱宏霞到了退休年纪,女儿也已经在卫生系统里工作,这让她一下子觉得生活有了喘息。退休后,钱宏霞回家一边照料今年已经97岁的父亲和90岁的母亲,一边在家做点手工活,继续打工攒钱,再把剩下的一点债务还完。

  由于家里房屋破损太厉害,漏雨漏风,这些年里她还借了一点钱修补房屋,借钱、攒钱、还钱……小账本上又多出了一些人名和金额,还到最后,钱宏霞发现还剩下最后一个,是梅姐的5000元。

  钱宏霞清楚地记得丈夫去世后,梅姐当着她的面将欠条撕掉,让她别还了。但她还是在小账本上记下了这笔欠债。此后因为梅姐工作调动去了泰州市区,两家就此失去了联系。

  这两年,凑足钱的钱宏霞四处打听梅姐的消息,想当面将把最后一笔欠款还给梅姐。好不容易找到了梅姐联系方式,她在短信里写道:已经拖了这么多年了,真不好意思,您千万要收下,了却我最后一桩心事,不然我不安的!

  迟到的欠款,不迟的诚信与温暖。将债务全部还清的钱宏霞,有一天独自一人来到丈夫的坟前,把那本记着人名和欠款金额的账本烧掉,以此告慰丈夫,让他安息……

  如今,女儿宋嘉莉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也成了家。20年前,伤心的钱宏霞把丈夫的照片从相册里一一抽掉,怕看着太难受,只保留了一张一家三口在山海关旅游时的合影,照片里每个人笑容灿烂。20年后,经历了生活的磨砺,曾经的一家三口变成了如今的一家四口,笑容与幸福又回到了这个小小的家。

  16日江苏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4例3月16日0-24时,江苏无新增确诊病例。截至3月16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07例(其中境外输入76例),除3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在…【详细】

  江苏“链长制”:用创新赢得产业话语权本报记者陈俨摄 传统产业比较优势改变、新兴产业“缺芯少魂”、发展方式简单粗放……作为长三角一体化的重要增长极,江苏如何实现产业转型升…【详细】全年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网站首页单机游戏中文单机游戏下载单机游戏下载基地乐游网。社区新闻中心企业文化地方资讯